目前日期文章:201404 (3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「對呀!難怪最近老是忘東忘西的。醫師,那怎麼辦?」

 

「從現在起,妳要養成勤作筆記的好習慣,再來,如果有事情還沒做完或中途耽擱了,馬上把事情記錄下來,等事情處理之後,立刻回頭檢查結束它。每天睡覺前養成將第二天要做的工作,分配好以便執行。第二天一起床再檢查一遍,應該就沒問題了。」醫師一口氣講了好多,Y很認真的幫忙記下來。

 

「那我容易累及暈眩的問題呢?」

 

「妳平常睡得好不好?」

 

「很好,吃得也不錯呀!但是一到下午就頭昏眼花、呵欠連連?

 

「如果妳一直找不出什麼原因讓妳這麼累,試試量個血壓吧!因為有人研究發現,血壓太低可能是讓妳失去活力、提不起勁的罪魁禍首。」

「血壓低一點不是比較好嗎?」

 

「一般人都知道血壓高不好,可能會造成心臟病、心臟衰竭、中風、腎臟衰竭,甚至丟掉性命。事實上,低血壓也會讓人不舒服及傷害健康。」

 

「低血壓和高血壓一樣有家族性,所以,如果妳家裡有人低血壓,那妳的血壓也有可能偏低。另外,年輕女性的血壓一般也比同年齡男性低,特別是纖瘦的女生,大多數血壓都低於正常值。妳看起來不會太瘦啊!」

 

「那到底是什麼原因?」

 

「妳是不是曾經工作太累?或妳曾經受過外傷大量出血?或妳的家族有低血壓病史?」

 

「我曾經一天兼差好幾份工作,但沒受過外傷或大量流血的事,至於有沒有低血壓病史,我確實不知道。只是家裡有一些事讓我不得不操心。」

 

「那就對了,我在懷疑,妳是不是得了憂鬱症……」醫師發現自己似乎講太快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與醫院神經外科約定星期三的時間到了。

 

「Y,我已向老師請過假了,明天早上要回醫院看報告,我好緊張。你……」

T心裡好希望Y能陪她去醫院看報告。

 

「別擔心,我也已經請假了,說好我要陪妳的呀!」Y對T的事很用心的記在心裡,禮拜一就已送出假單,決定要陪T去醫院。只是,這次Y就不再麻煩他的表哥,要和T一起騎腳踏車去。

 

聽到Y這麼說,T好高興,不必等她開口,就決定會陪她去了。

 

星期三早晨,他倆沒放棄宿舍餐廳的早餐。吃完早餐,稍作休息之後,他們約好碰面的地點,上了腳踏車往醫院的方向騎去。

 

這次的時間因為是醫師預先排好的,很早就輪到T進去。

 

「T小姐,從這份核磁共振的報告來看,妳的問題其實並不大,只是從影像中可以發現,妳最近的記憶力似乎不是很好,有這種情形嗎?」醫師指著影像圖向T解說。

 

「你是指哪方面?」T不解。

 

「譬如說,明明就要去辦某件事,突然有件事插進來,做完插進來的那件事以後,就忘記原先要辦的事了。或昨天的晚餐吃什麼,妳今天完全記不起來。」醫師向T舉例說明。

 

「對耶!好像有這種事耶!」

 

「妳看,這些白點就是妳的記憶容易尚失的地方。」

 

「那我容易累、容易暈眩的情形又是如何?」

 

「如果依照這張影像的來看,妳說的那種問題實際上不存在,應該就是最近妳有些事情沒有辦法『放下』所產生的。對不對?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芭樂為什麼要泡鹽水?」

 

「你要知道,水果發生的變色反應,是在氧存在的前提下,它所含的酚類物質,和多酚氧化酶,發生的氧化反應所造成的。那麼,我們知道在水當中含氧量要比空氣中低很多,泡鹽水是防止它產生氧化現象。你沒注意到芭樂在一般室溫,很快就會變色嗎?

 

「哦!我知道了,不愧是家政科的料。」

 

「才不呢!我以前就很喜歡吃芭樂,只是現在又接觸到這方面的常識,當然要懂得比較多,否則……」

 

「否則什麼?」Y疑惑著。

 

「否則被你取笑,多不好意思啊!」T開始逗Y了。

 

「我怎敢笑妳?L會替妳出面,到時我就死定了。」Y把L扯進來,不讓T繼續講下去。

 

「不會啦!我看她也很關心你啊!比如說……」

 

Y不等T把話講完,「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別再說了,我輸你了。」

 

其實,Y一向知道T很用功,尤其她的家境不容許她有絲毫的懈怠,看她懂得不少,真的滿欣慰的。

 

而T之所以會說L滿關心他的,是因為Y在L的心目中可以很放心分擔她注意T的一個人。因此,會比較注意Y的一言一行。

 

一段時日的相處下來,L認為T真的交到一位好朋友,尤其是值得信賴的男朋友。

 

「時間差不多了,我要回去了,妳就好好享受C伯伯給我們的芭樂吧!」

 

「好!」T依依不捨的看著Y離開的身影,目送特地到女生宿舍附近送芭樂的Y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開動!」

 

「今天有粉蒸五花肉,是我最愛吃的,太棒了。」Y看到有一道他愛吃的菜色,心裡暗暗高興,教官的一聲令下,Y的筷子當然是先夾向那盤菜色囉!

 

在廚房忙著住宿生三餐的老兵廚工,平常最疼愛Y了,尤其是一位以前在戰場上失去一條腿的老伯伯C,將Y視如己生。這盤粉蒸五花,雖是擺在「自由桌」上,但C伯伯暗示Y,廚房中有偷偷為他留了一些,不必擔心吃不到。

 

Y和T交往的事,C伯伯也知道,而且打從心裡也為他祝福。

 

真是托Y的福分,T從此也多了一份關懷,C伯伯在打菜的時候,T那一桌會多一些,只是一般人看不出來罷了。這些,T都看在眼裡,也都放在心裡,衷心感謝C伯伯。

 

「Y,有空向C伯伯說聲謝謝,感謝他暗中為我們這一桌加菜。」

 

「我知道,其實,我們那一桌也經常有這種情形,還好都有把菜吃光光,否則,真要對不起C伯伯了。妳的心意,我會找時間直接謝謝他。」

 

C伯伯也特意留了一些水果,曾交代Y等到學生都離開了,到廚房拿著水果回去宿舍,一部份給T補充水果營養。「對了,這包削好的芭樂,是C伯伯給妳的,我也有一包。」

 

「真棒,芭樂含有大量的維他命C,我最喜歡了。我還知道,芭樂可分珍珠芭樂、世紀芭樂、土芭樂、水晶芭樂、沙地芭樂……,我都愛吃。我看C伯伯削的這種芭樂應該是珍珠芭樂。」

 

其實Y也很清楚,因為他更愛吃,只是先不出聲,看T到底知道多少?

 

「妳為什麼知道那是珍珠芭樂?」

 

「你看,一般珍珠芭樂的籽若不挖,直接吃的話,一不小心就會塞牙縫,而C伯伯把種子都挖掉了,而且那顏色顯然是浸泡過鹽水的,直覺就是珍珠芭樂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回到學校宿舍,跟T同寢室的同學看到她,眼睛為之一亮,七嘴八舌的問她有什麼開心的事,讓她精神奕奕的?

 

L和她笑笑的,什麼也不說,讓大家如墜五里霧中。不過,總是好事一件,因為在宿舍很少看到T會這麼好樣的。

 

接近下午五點,她們三五成群走向中間隔著大操場,呈對角方向的宿舍餐廳。T和L當然是「黏」在一塊兒的,互相挽住對方的手,相當親密,有說有笑的。

 

「T,妳真的好好喔!遇到一個打從內心這麼疼妳的人。」

 

「是啊!可以看得出來,Y的確很在意我的情況,而且滿順從、呵護我的。儘管我們有阿美族的血統,但在Y的眼裡,這不是問題,他很在乎我。至於他媽媽那邊,等時機成熟了,自然會跟她說清楚的。」

 

「真的很為妳感到慶幸。」

 

「謝謝妳,一路走來,妳一直是最挺我的好姊妹。」

 

兩人走到操場中央。

 

「妳猜,我看到誰了?」

 

「誰?」

 

「我看到Y,拿著便當盒和筷子從教職員工宿舍走到餐廳,好像也很快樂的樣子。」

 

「別叫他,我不想這麼快就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關係。」

 

「好好好,就依妳。」

 

T和L很愉悅的走進學生餐廳。坐定後,等待教官下達「開動」的口令。此時,T的眼尾總是瞄向「自由桌」那一邊,Y的一舉一動盡在她的眼裡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在玩過打水飄後,四人索性在乾淨的海灘躺下,仰望湛藍的天空,好舒服的感覺。

 

T有感而發的說:「希望我們四個人,不管以後怎樣,都是最要好的朋友。」

 

L:「我同意。」E和Y也異口同聲說:「Me too﹒」

 

一會兒,W提議:「乾脆我們脫鞋子,下海玩水,你們看怎麼樣?」

 

「好哇!」他們四個人紛紛脫下鞋子,一溜煙的衝到海水邊戲水。

 

T很調皮的將海水以腳撥向Y,Y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一腳,彼此你來我往。最後,L和W也加入戰局,四人打起水仗來了。

 

一段時間後,Y突然想起來,說:「T,妳不是想吃夯番薯嗎?我上岸去看看賣夯番薯的婆婆有沒有來?」

 

「有耶!」Y上岸後看到阿婆有來賣,回頭大聲對他們說。然後在圍滿人的攤子 前對阿婆說:「阿婆,我要兩包。」「剛好一百。」

 

T吃到這個阿婆賣的夯番薯似乎有一種親切感,問她為什麼,T總是笑笑的,什麼話也不說。一人分吃一條後,還剩兩條,Y全部給了T,索性讓她回味個夠。

 

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,他們算算時間,若要很從容的回學校餐廳吃晚飯,必須馬上啟程。經過大家的附和,把腳洗乾淨穿上鞋子後,立刻「打道回學校宿舍」。

 

他們騎上原自行車道,一樣由W騎前面,T和L在間,Y押車,一路很快活的騎回學校。

 

這一趟雖是陪T去做核磁共振,但也共同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假期,尤其是騎了腳踏車,也到海邊玩水。除了接近大自然,也拉近了四個人的心,太棒了!

 

T好感動,她好久沒這麼感動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設計小櫥櫃  廚房的擺設,在老婆「用心計較」後大為改觀,一個再利用的大櫥櫃,擺上鍋碗瓢盆,煞是真有這麼一回事。右邊多了一個空隙,老婆想要在網路上買一個塑膠櫥櫃製品填充,但我說:「我們有現成的東西,可以自己設計製作一個啊!」

 

丈量決定樣式後,今天開始著手設計。一個可以滑動的五層櫥櫃,少不了底部需要四個輪子。櫃子全高是一百九十公分,由三分板施工,右邊和後面整片釘實,全櫃平均區為五層,前面和左邊設計高僅有六公分的擋片,可以清楚看到擺放的東西,並防止因移動櫥櫃時瓶瓶罐罐掉落。最後在第二層的擋片上加個把手,即可移動櫃子了。

 

因牆壁有一處開關插座,丈量高度後,在櫥櫃右方設計一個圓孔,方便烤箱及其他小家電使用。接著,把所有該鋸的木板尺寸計算好,待全部該使用的木板裁切完畢,即可組裝了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吃飽飯,四個人沿著自行道輕輕鬆鬆的騎著。不趕時間,沒有任何壓力,雖偶爾遇到騎起來較吃力的坡道,但他們怡然自得,甚至下來用牽的都沒關係。沒多久的時間,他們來到了海邊。

 

「好美喔!」T很興奮的喊著。L用她帶來的相機,拍下T美美的照片:髮絲飄逸,雙手成V字型高舉,閉上眼睛,很貪婪的連吸好幾口海風。

 

W可能在鄉下住慣了,看到這種情況,只能傻傻的笑著。而Y也因T的釋放,跟著她的動作,大力的吸著海風。

 

這難得的鏡頭,L豈肯就此罷休,拿起相機連拍了好多張照片。因為,L好久沒看到T這麼快樂的情形,尤其T和Y在一起做同一動作的模樣。

 

四個人不約而同的坐下來,T很興奮的撿起手邊的小石子,丟向大海。接著,Y、L和W也撿起手邊的小石頭,看誰丟得最遠。

 

不一會兒,Y四處尋找較扁的石頭,請大家看好他的表演。他將把扁的石頭,以側丟的方式丟向大海海面,企圖讓扁石頭在海面上如跳躍的音符。第一次,失敗了。Y不灰心,再丟第二次。這次只看到石頭在海面上跳一次而已,接連幾次都是如此。

 

W興致也來了,他說:「讓我來試試看。」第一次、第二次……,直到第五次,突然,石頭在海面上跳躍了四下。「耶!四下耶!」大家拍手叫好。

 

這下,Y不死心,再次撿起石頭,更用心的將手中的石頭,技巧性的丟出……「一下、二下、三下!耶!我也有三下了。」

 

「T,妳也來試試看。」T點頭:「嗯!」女生就是女生,力道有夠小,連丟了好幾次,就是「石沉大海」。

 

這下換L,「哇塞!有一下耶!」L做出很「臭屁」的樣子,甩了一下頭髮,提高聲調說:「怎樣……」

 

哈哈哈!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三人在核磁共振室外的走廊等T。

 

T在核磁共振室內,放射科人員強調不能有金屬東西在身上,簡單的解說安排下,躺在核磁共振儀器床上,頭部被儀器整個包覆,身體也被五花大綁似的。護理人員交代她不能隨便動,口水也不能吞得太用力,可以的話,最好不要吞口水,最主要目的是希望能照出最佳的頭部影像。

 

T都照做了。不一會兒,儀器床被推入如太空艙的核磁共振影像攝影室。沒多久,T聽到放射科人員以麥克風再次叮嚀告訴她一些細節。之後,一陣頗有規則的儀器聲「滴滴滴……達達達……」傳來,T動都不敢動一下,連口水都不敢用力的吞。

 

閉著眼睛,一陣天旋地轉,T開始在冥想:如果她就這麼走了,會是怎麼樣的情形?

 

此時,T已聽不到外界任何的聲音,只聽見一陣溫柔的聲音告訴她:不要胡思亂想了,檢查後,不管情形如何,她永遠都是他心目中的女神。

 

一段時間後,儀器的聲音停止了。儀器床被送出來,似乎被五花大綁的T如釋重負,放射科人員將她身上所有的東西卸除,交代她依醫師指示門診時間再來看影片。

 

T到更衣室換回她的衣服後,四人終於可以到預定的海邊玩耍。接近中午,他們決定先到網路上極為盛名的餐飲店用餐。依例,他們還是各付各的。

 

因為時間還早,而且又怕中午到海邊太熱,他們用餐的速度緩和許多。用餐之際,他們有說有笑的,T也不像是剛做完核磁共振的人,而Y雖然一副輕鬆的樣子,但隨時在注意T的一舉一動。

 

天氣轉陰,但感覺不到要下雨的跡象。他們好高興,W就說:「好像老天爺很幫忙的樣子,知道我們要去海邊,一下子天氣就變得很涼爽。」

 

Y附和W說:「是啊!老天爺真是幫忙。」T和L也很認同的猛點頭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懷著期待的心情參加由玉里鎮公所舉辦的桐花客家文學講座,二個多小時的客家文學一直感覺收穫滿滿。然而,接近尾聲的時候,范教授一句客家髒話,卻壞了整場美美的講座,不禁讓我感覺:「Low了。」好失望!

 

這場名為「桐花文學獎座」,由玉里鎮公所主辦,客家委員會補助,邀請新竹教育大學教授范文芳主講客家文學的寫作與欣賞,從文學談起,透過他的講座,讓參加民眾認識客家文學,了解客家文學對客家文化的影響。

 

從鎮公所夾報文宣對范教授的簡介中得知,他的資歷相當豐富,對文學的熱愛與研究,理應是我學習的典範。

 

事實上,在課堂中也有頗多的收穫。他說,客家山歌大部分是四縣腔,客家喪事則用海陸腔,原因就在於用這種腔調,呈現出來的美是最佳狀態。至於小說創作的部分,客家人整個族群那種坎坷的命運所產生的矛盾論,卻可以創造出很多的文字藝術家。

 

最後講述客家文學在創作及閱讀兩方面的困境時,話鋒一轉,卻將當時與他人爭論的一句客家髒話,在現場以原聲帶「播放」出來,讓人驚愕不已。末尾受邀上台的王姓縣議員,又重複了他的髒話,說他很像民進黨人的風格。不知在場的民眾有何感想?

 

好失望!原以為是一場美美的客家文學講座,卻被這麼一句,而且又被「重播」的客家髒話給汙染,Low了!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T和醫院放射科約的時間是星期六早上十點,因此,他們有充裕的時間可以吃完早餐再去。

 

T、L和Y、W各自騎了一輛腳踏車,先約好當天早上九點在學校附近的早餐店,填飽肚子再去醫院。

 

很自然的,也很有默契的, L安排T和Y坐在一起,而她自己和W雖不是學生情侶,但都禮讓給T和Y先點餐。

 

Y愛吃蘿蔔糕,他點了一份,外加全糖豆漿一份,T則比較小吃,和L共點了玉米蛋餅和各一杯小杯的無糖豆漿,W則點了黑胡椒鐵板麵和玉米濃湯。他們吃得好滿足的樣子。

 

因為都是學生,他們所吃的花費是各付各的,誰也沒有負擔。

 

吃飽後,Y騎在前頭,T和L其在中間,W則墊後,主動形成男生保護女生的車形。

 

來到醫院,已是九點四十五分,他們停好車,就由Y領頭直往放射科走去。

 

一到放射科,看來做核磁共振的人還不少。T向櫃檯報到後,按照檢查人員的指示,到更衣室換好醫院提供的衣服,他們四人就在一旁等候。T似乎滿輕鬆的,不會因為做檢查有絲毫的緊張,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 

「T小姐,請進來!」Y三人在外頭等T。

 

Y在牆上看到有關核磁共振的消息,知道醫學家們發現分子中的原子可以產生核磁共振現象,利用這一現象可以獲取人體內水分子分布的信息,從而精確繪製人體內部結構。之後,核磁共振現象的成像技術(MRI)技術日趨成熟,應用範圍日益廣泛,成為一項常規的醫學檢測手段,廣泛應用於帕金森氏症、多發性硬化症等腦部與脊椎病變以及癌症的治療和診斷。

 

因此,Y也知道,核磁共振儀器一部的價格相當高,大約是數百萬元至數千萬元,若不是健保有給付的話,恐怕不是一般人可以來檢查的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護士小姐向門口走去,請一位志工進來,並拿著一份病歷,簡單說了幾句後,請她帶T去神經外科。Y和T向家醫科醫師說聲謝謝後,便隨著志工走向神經外科診間。

 

看看診間燈號,哇塞!要等到T的號碼,恐怕要很久的時間。幸好那位志工說,其實不會,因為T是家醫科轉診過來的,應該很快就可以輪到了。

 

真的,約莫等了十分鐘,護士小姐直接叫T的名字進入診間,Y也跟了進去。

 

那位神經外科醫師似乎很酷,沒有多說什麼,簡單的向T問明原由後,說:「我建議妳還是要做核磁共振,將腦部的問題很詳細的一次查清楚,只有這樣才能徹底解決妳的困擾。」

 

Y又插嘴了:「請問醫師,做核磁共振大約要多久的時間?有沒有什麼後遺症?可不可以用健保給付?」Y聽說做核磁共振要花很多錢,所以一聽到T要做核磁共振,就很緊張。

 

「放心,核磁共振的時間不會很長,大約只要三十分鐘,沒什麼後遺症,而且可以健保給付。這個禮拜六可以來嗎?」

 

T說:「可以。請問大約幾點到?」

 

「妳先去放射科排時間,請他們安排妳方便的時間,做完核磁共振,我安排下週三再到我這裡看報告就可以了。」

 

「謝謝!」T和Y走出神經外科診間,立刻到放射科去排星期六核磁共振的時間。

 

Y說:「星期六我還會陪妳來,放心。」

 

「也讓L來好嗎?」

 

「好啊!我再請W一起來,到時候我們在一起去海邊玩,妳看如何?」

 

「太好了。我要去吃那裡的夯番薯。」「O K . No problem」嘻……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上車前,T很有禮貌的向Y的表哥點頭致意,並輕聲的說:「謝謝您,表哥!」

 

就是這一句,讓Y的表哥更樂意載他們到醫院。

 

不到十五分鐘,車子已到醫院門口。表哥向Y說:

 

「看完病,打電話給我,看我那個時候有沒有空,再去載你們回來。」

 

Y和T異口同聲的說「謝謝!」

 

Y再補一句:「哥,到時候我再打電話給你。」

 

「OK!」

 

看著表哥的車駛離醫院的背影之後,Y這時終於鼓起勇氣,輕輕碰觸T,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她進入醫院。

 

在家醫科診間走廊。

 

Y一直緊握著T的雙手,眼神中透露出,希望T不要想太多,一切會平安的。

 

護士小姐出走出診間喊著:「九號。」

 

T起身走進診間,Y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後。

 

醫師問明原委後,留下所有紀錄,仔細為T檢查後,向T說:「依目前的檢查來看,似乎看不出任何問題,如果妳想要進一步清楚自己的腦部狀況,我建議你還是給神經外科看診,醫師會給妳最佳的醫療建議。」

 

Y插嘴:「醫師,請問你,現在就可以看嗎?你會建議給哪一位醫師看呢?」

 

家醫科醫師看一看門診時間表,說:「有,今天就有一位神經外科醫師有門診,如果想要今天就看,我可以馬上把妳轉過去給他看。」Y點頭示意T。

 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沒有啦!她是……哎唷!你看到就會知道了啦!」

 

「又在賣關子了?我看到就會知道?真是悶葫蘆。好啦好啦!你說幾點?在哪裡載你們!」

 

「謝謝哥。星期四早上九點就在校門口好不好?」Y好高興,他的表哥終於答應載他們,而且不再追問了。

 

「那要不要載你們回來?在醫院會多久?」

 

「其實我不知道,我只是建議她先給家醫科醫師檢查,已幫她掛那天的家醫科,第九號。至於究竟有什麼問題,到時候再分給專科醫師診療。」

 

「她是什麼病?」

 

「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她很容易累,動不動就暈倒。」

 

……(一陣沉默)

 

「好吧!那我星期四早上九點就到校門口等你們囉!可不要遲到喔!」

 

「Yes,Sir.我們絕對不會遲到。」他很用力的向他的表哥敬禮。Y終於卸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,有車可以去醫院了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星期四早上不到九點,Y和T已在校門口等他的表哥了。

 

九點一到,Y看到教職員車棚有車緩緩的駛向他們。沒錯,是表哥的車。Y趕緊向他揮手致意。

 

Y的表哥第一次看到T。心想:「嗯!長得還不錯嘛!雖然穿著很樸素,但不失端莊,而且有親和力的笑容,第一眼就讓人很喜歡。不錯!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哥,星期四早上那天你有事嗎?」

 

「什麼事?」

 

「我想……」Y欲言又止,接著聳聳肩大膽的說:「你有空的話可不可以載我去醫院?」

 

「你怎麼了?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你,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?不過,我看你好好的呀!」

 

「是啦!我很好。你先答應我啦!」

 

「好好好,載你就是。告訴我,幾點?」

 

「九點。不過,還要再載一個人。」

 

「誰?我認識嗎?」

 

「不認識,不過,她是我們學校的學生,女學生……」Y很不好意思的說。

 

「哦!談戀愛了哦!」

 

「沒……沒有啦!只是好朋友而已。」

 

「是就是,還怕我知道,別擔心,哥一定挺你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但是,我怕媽知道後會不答應。」Y真的很擔心。

 

「沒關係,只要你的功課不要因為談戀愛而一落千丈,甚至比以前更好,你媽不會反對的。」

 

「我知道啦!只不過,她是……」Y一直難以啟齒T是阿美族人的問題。

 

「吞吞吐吐的,有什麼我不能知道的?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好,妳打算什麼時候要去?告訴我,我一定陪妳去。」

 

「也好,請假的那一天,L可以幫我做筆記,你的課,可要自己安排囉!」

 

「沒問題,時間決定了,就告訴我。對了,妳會看哪一科?我認為妳應該先看家醫科,讓家醫科的醫師診斷妳究竟是什麼病,再轉給專科醫師比較好。」

 

「有道理,那我就先預掛家醫科好了。這星期四早上你有空嗎?我想那一天去比較好,最主要是那一天的課,我認為還應付得過來。」

 

「沒問題,明天早上我就去請假,我的班導師人很好,絕不會問我問我為何請假的,然後再打電話幫妳掛號。」

 

「那太好了。」

 

「不過,我們要怎麼去?要我騎腳踏車載妳,還是搭計程車去?畢竟到醫院還有一段路,我不放心妳用走的。」Y知道她省吃儉用慣了,一定會想要用走的。

 

「嗯……你拿主意吧!你怎麼說就怎麼做。」

 

「這樣好了,我明天順便去問表哥,看他可不可以開車載我們去,之後再告訴妳,好嗎?」

 

「我們交往的事,你表哥知道嗎?他會不會瞧不起我?」T很擔心種族的問題,怕增加Y的困擾。

 

「放心,目前雖然他還不知道,但只要我的意志堅定,他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。其實他還滿疼我的,要不然,他不會隨便就讓我一個人住在他分配到的宿舍。」

 

「那我就放心了。」

 

「安心,就等我的好消息吧!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星期日早上,T搭了早班車回家。一見到她的爸媽,立即跪在他們面前:

 

「爸、媽,我可不可以拜託你們,不要再喝酒了!」

 

「我和你媽也很想不要再喝了,可是……就是戒不了啊!我們也很痛苦啊!」

 

「是啊!妳不知道我有多痛苦,每次想到妳的樣子,我就很不捨。」

 

「那你們就要努力克制自己啊!」

 

T繼續說:「想想我,想想弟弟、妹妹,我們都是你們的心頭的一塊肉啊!你們忍心這樣『殘害』我們嗎?為什麼就那麼難?」

 

「這……唉……」

 

「我和你爸爸會盡力戒掉這個壞毛病好嗎?你就別再說了……對了,妳要趕快去醫院檢查,妳到底有什麼病?」

 

「只要你們不要再讓我擔心,把菸、酒、檳榔都戒了,尤其是酒,我一定去醫院檢查,要不然,我去檢查有什麼意義?」

 

為了讓T趕緊去醫院檢查,她的父母異口同聲,連忙說一定戒:「我們一定戒、一定戒!」

 

其實,不管T的父母怎麼說,她還是會在這次回家鄉之後,到醫院徹底檢查。

 

再次離別前,無論弟妹怎麼拉著她,只能背著他們偷偷的流著眼淚,提著行李,心仍然很沉重的上了火車回學校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Y早已透過L轉達,只要T回到學校,要立即告訴他,好讓他知道回家鄉的處理情形。

 

T說:「我的爸媽表面雖然滿口答應要戒掉菸、酒、檳榔,但我知道很難……現在我要做的事,就是去一趟醫院,徹底了解我的病情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然而,事與願違。

 

T的父母在家鄉又惹出事端。酒蟲又在T的他們身上作怪了,兩人可以在「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」之後互毆,醒來卻不知兩人的臉上為何會留下傷痕?

 

「唉!爸媽為什麼總是惹一些事來?還在喝酒!」T很無奈的搖頭細語。

 

這件事Y也知道了,他透過好朋友的爸爸了解整個事情的原委。知道T的父母已被酒蟲控制,加上對T的懊悔,情不自禁又多喝了兩杯。他們互相指責彼此的不對。

 

「都是你,當初花言巧語騙我,說好要讓我過好日子,才把我娶進門的,今天卻要我過著像乞丐的生活,我怎麼甘心?」

 

「還說,要不是妳纏著我,我會娶妳?……」

 

他們還在吵吵鬧鬧的,迫使家庭的經濟重擔落在T的身上,使得T產生極大的負擔,生病了,而且生了她的爸媽一輩子都會很愧疚的病。除了會感覺到很累的情況,腦部似乎有腫瘤也說不定。

 

Y好朋友的爸爸看到這情況,不禁搖頭不已,「怎麼會有這種爸媽?」

 

其實,在T還小的時候,她的父母就受到族人的影響,菸、酒、檳榔不離身,整天和酒肉朋友在一起,不務正事,導致T會有今天的命運。

 

「T,幸好妳還很堅強,只是苦了妳。儘管如此,我建議妳還是要趕緊去醫院詳細檢查治療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謝謝你這段時間一直陪伴在我身邊,讓我有厚實的肩膀可以依靠。你的提議,我會盡快處理。」

 

「決定好了,告訴我一聲,我會陪妳去醫院的。」

 

T知道,她必須雙管齊下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T,最近好多了吧!」

 

「嗯!謝謝你!我好多了。對了,L告訴我,這兩天你很積極的在為我的事奔走,你不要太累了喔!」

 

「妳放心,這是小case,不要放在心上。」

 

「可以告訴我,你在忙什麼嗎?」

 

「沒有啦!我只是透過一個好朋友的爸爸,希望他能找到相關單位,到妳們的村子裡面大力宣導,或用親情感化的方式,讓村子裡的人不再這麼『自殘』了。」

 

「什麼是『自殘』?」T不解。

 

「酗酒、抽菸、吃檳榔,都會侵蝕自己的身體健康,傷錢、傷心、傷身,這就是『自殘』。妳說對不對?」Y似乎很有信心透過這個機會感化一個村子。

 

T用很感謝的眼神,默默的對著Y,讓Y感受到在T的眼神中,即使Y沒有辦法達到她所預期的,他的心意已足夠讓T欣慰許久了。

 

T非常感動,萬分的感動,想不到一場無心插柳的隨意打球,讓她著實有了更堅定的精神支柱,這支柱不再只是好友L和她的弟妹,如今更有了Y。

 

他們約好,在求學的過程中,要互相勉勵,充分發揮各自專長的領域,絕不受外力的影響。

 

可以想見,從那天起,T的精神比以往好上許多,而Y也因有了情定,顯得格外有活力。

 

T利用見面的時間,給了Y一條她親自勾織的圍巾,希望在寒冷的冬天能為他保暖;Y也以他近日的連續性故事卡片畫,最珍愛的十張給了T,希望她能見畫如見人。

 

L和W知道這件事,很為他們高興,尤其是L,畢竟T似乎走出了陰霾。然而……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吃了許多各家製作的鳳梨酥,老婆對喜之坊的產品情有獨鍾——不甜、不膩、不油、不會有太多奶粉味,鳳梨醬的風味甚佳。

 

大前天晚上,老婆又跟我玩默契猜謎遊戲。她要我猜當時心裡在想什麼?我問她,是不是跟吃有關?對!那是想吃龍蝦?不是?那是……喜之坊鳳梨酥。

 

沒錯,就是喜之坊鳳梨酥。為了省運費,老婆以前曾號召好友、同事團購湊數,很快的就湊齊了。這次,為了多吃一點,號召的時間更短了,八日晚上網路訂購,今天早上就送到了。

 

為了滿足她的口慾,加上我寫小說之餘想出去透透氣,便將她的同事所需要的份數,早上十一點多,騎著相伴近二十年的機車,慢活的、輕鬆愉快的為她送去。

 

好不愜意!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