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5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兒子思瑋的設計團隊(Elettrico伊雷堤戈),設計製作了一輛取名 Angelic 的電動摺疊式三輪機車,本月十六日至十九日在台北世貿一館展覽。早早我就把上台北的車票訂好、課調好,十五日和老婆搭夜車出發了。

 

據他們在FB粉絲專頁表示,大學的最後一年,他們組成《伊雷堤戈》這個設計團隊,製作了畢業專題「Angelic 的電動摺疊式三輪機車」,希望透過這一次專題設計,可以學到比較業界的做法,以及學生常常在設計過程中忽略的工程部分,以達到可以做到貼近實際做動的載具模型。

 

在世貿一館,先行參觀了各大學的設計展品,發現有些學生的發想、設計、製作,令人驚豔。思瑋的設計團隊這次展出的折疊式電動機車,雖然與他們的所學有一段差距,品質也有進步的空間,但畢竟他們已付出很多心力,我仍要給他們最大的鼓勵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來到排骨麵店,儘管已過了中午,客人還是很多,他們在等位置的同時,先填好單子送給服務人員。

 

不到一刻鐘,終於有座位了,他們點的排骨麵也一一上桌。

 

在吃麵的同時,Y問T回家的情況如何?T和L異口同聲的說:「沒問題了。」

 

L說:「T的爸媽同意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先戒掉酒,但她的爸媽欠了雜貨店一些錢,也同意慢一點還。」

 

「他們欠多少?」

 

T說:「應該不到一千元吧!」

 

「我身邊有三百元,先給妳用,其他再想辦法湊看看。」Y從口袋拿出三百元給T,馬上被T給退了回來。

 

T說:「我爸媽欠雜貨店的錢,怎麼可以用你的零用錢,這一個月你怎麼辦?」

 

「別擔心,我這個月的生活費用還夠,這三百元本來想帶你們一起去看電影的,如今只好先給妳用囉!」Y又把錢塞到T的手中。

 

W看這種情形,也從口袋掏出錢來說:「不好意思,我家耕田,比較沒錢,這一百塊一點意思。」

 

L當然義不容辭的說:「我宿舍還有一百五十元,T妳就湊合著用吧!」

 

這樣就有五百五十元了,距離要還雜貨店的錢應該不遠了。他們四個人好高興,尤其是T,相當感動,有這麼好的朋友在她身邊。

 

吃完排骨麵,Y和W牽著腳踏車,陪著T和L一同走回學校宿舍。

 

走在路上,Y心裡就在想,他可以先跟表哥借一些錢,不夠的話,很疼他的導師,也可以開口借。還有一年多才畢業的他,應該可以在這段時間用零用錢還清的。

 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這次學運之後的「衍生性政治商品」不斷搬上檯面,最新一波的活動是所謂的「割闌尾行動」。

 

很多人知道,闌尾就是盲腸,在許多人的認知裡,盲腸是沒有用的東西。在政治上的「割闌尾行動」,是綠營人士所提出的,意思是要罷免藍營立委(割藍委)

 

若反過來說,自家人提出對自家內部割闌尾的話,就有「斷尾求生」的意思了。

 

「割闌尾行動」是社會運動嗎?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它其實就是一場「政治鬥爭」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因為T很怕她的家庭經濟情況不好,會拖累對她很好的Y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

L看過她的父母,閒話家常之後,便到T的家裡,看到T的家裡好像有打掃過,滿乾淨的樣子,不用問也知道,T一定是費了很大的勁才說服她的父母的。

 

T向L點點頭示意,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,只是時間的問題了。

 

那天晚上,T留在家裡和她心疼的弟妹閒聊。T的弟妹很怕她的父母喝酒,只要一喝醉,她的的妹就得遭殃,隔壁的阿姨怎麼勸都勸不住。因此,T極力要求她的父母一定要先戒掉酒的問題。

 

難為她的弟妹了,T好心疼。不過,她告訴弟妹,無論如何一定要好好讀書,她會想盡辦法幫他們的。

 

第二天接近中午,T和L整理好行李,搭上火車回學校。在火車上,T說:

 

「說實在的,我很怕我的爸媽知道我已有男朋友,最主要是怕他們會以錢來要脅Y的家人。」

 

「有什麼好怕的,Y又沒有對妳怎麼樣?反而對妳百般呵護,照顧有加,如果妳的爸媽這麼不通情理的話,我第一個不原諒他們。」

 

「話是沒錯啦!我就是怕他們被錢困住了,會不擇手段,反而把事情弄僵的。」

 

「安啦!依法律上來說,Y絕對站得住腳,你們只是很單純的朋友,又沒有怎麼樣。我看,妳是庸人自擾啦!」L一直在勸T別再自我煩心了。

 

Y和W算好時間已在火車站等她們。

 

「辛苦妳了,已過中午了,走,我們先去吃排骨麵,我請客。」Y很貼心的說。

 

T和L四眼對視,很有默契的微笑,L似乎默默的告訴T:「妳看,我說得沒錯吧!」

 

W抓抓頭,不明白她們的意思,但又不好意思問,只在心裡留下疑問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在T的家裡。

 

「真的好難,我和妳爸曾經想過要好好的戒掉妳所講的,戒過好幾次,都沒有用,朋友一刺激,又開始了。」T的媽媽很無奈,表現出來的,又很無辜的樣子。

 

「好嘛!那你們先從戒酒開始。把家裡所有的酒瓶全部丟掉,我今天就幫你們收,可以嗎?」T不死心,只好先從容易讓她的父母喪失心智的酒開始。

 

「好是好啦!不過……」T的爸爸欲言又止。

 

「不過……?不過是又欠雜貨店一筆酒錢、煙錢、檳榔錢對不對?……」T很不高興的劈哩啪啦的講了他的父母一堆話。「欠多少?我去緩一點。」

 

「妳要幫我們還?」T的爸爸聽錯了。

 

「是緩!不是還!我哪有錢?你們要是再這樣下去,我看我的書也別讀了啦!」

 

「好好好,就照妳所說的,我和妳爸先戒酒好了。等一下妳就把所有的酒瓶都丟掉吧!對了,妳說妳要去雜貨店說什麼?」

 

「我是說我要去雜貨店拜託老闆讓我們慢一點還錢啦!」

 

「妳慢一點要幫我們還喔?」

 

「要不然呢?不過,你們要答應我這是最後一次,就算不答應,我也會跟雜貨店說,不要再讓你們欠錢了,要不然他們會要不到錢的。」

 

T的爸媽對看了一眼,兩手一攤,只好為大女兒「忍耐」囉!

 

T將家裡所有的酒瓶,可以賣錢的拿去賣錢,可以回收的拿去回收,並把家裡打掃乾淨。

 

T的心裡想,如果她的爸媽真的可以為他們這個家戒掉所有的壞習慣的話,不知該有多好。至於她和Y交往的事,暫時還不能讓他們知道,因為……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想太多,我只是比別人多一點關心罷了。算我雞婆!」Y聽L的話好像很緊張似的。

 

T馬上出面打圓場說:「L,別瞎猜了,我們彼此的關心最純淨,友誼也是最純潔了。」

 

「好好好,算我亂說,對不起,可以了吧?」L感到再說下去,肯定被他們兩個「圍剿」,馬上舉手說抱歉。

 

T說的是事實,只是被誤會了,一定要說清楚。

 

「瞧你們一搭一唱的,我只是逗著你們好玩,窮緊張似的。」這時,L趕緊緩和氣氛,免得被弄僵了。

 

「妳再說……誰叫妳說得像是真的一樣,更怕……」T說不下去了。

 

「怕什麼,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,有什麼好怕的。」L似乎理直氣壯。

 

「話不是這麼說,萬一有人故意亂傳,或傳的很不好聽,到時要解釋,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。」

 

「我答應你們,不再亂說了。你們就原諒我吧!」L已知道是這帶點逗趣且懷疑的口氣惹來不好的氣氛,她不再開玩笑了。

 

「火車進站了,妳們趕緊買票上車吧!」L聽到Y的話,對T表示她去買就好了。

 

進站後,他們互道再見,儘管依依不捨,還是要趕緊把該辦的事辦好。

 

「再見!祝妳一切順利。」

 

「謝謝!再見,明天見囉!等我的好消息。」

 

「會的,一定會有好消息的。」Y堅信一定會有好消息帶回來,因為T的真誠會感動她的父母的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禮拜六以前的這幾天,Y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:為什麼很多為了要選票的民意代表,每逢選舉就在部落大肆以各種名目宴客,菸、酒、檳榔不間斷,還源源不絕的提供?

 

不是說要有乾淨的選風、不要教壞鄉下的孩子、不要給部落的原住民菸、酒、檳榔?

 

據Y的了解,有很多嘴巴上說是為了部落的原住民好的民意代表,實際上也只是說說而已,因為,若不給他們菸、酒、檳榔,甚至殺豬公請客,在這個部落很難有選票。誰的錯?……很難!

 

好像就只有靠T這種長大有一番作為的人來改善原住民的習性,而最重要的就是從家庭教育著手,T的家庭和她的爸媽就是最典型的案例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星期六下午,T吃飽飯後,就和L背著簡單的包包走出校門。雖然距離車站有一段路,但T和L可以用走的,畢竟時間有的是,更何況離開車時間還早。

 

她們兩人到火車站大門,想不到Y早已在車站等她們了。Y手上拿著一本書,對T說:

 

「這一本書——《講理》,還記得嗎?是我們第一次在勞工聯誼會書展買的書。我記得妳也買了一本《閃亮的生命》。這本……借妳,在車上可以看。」

 

「好巧,《閃亮的生命》我有帶在身上,只是還沒看完,明天回來就可以借你看了。《講理》先給L看,她看完再換我看。」

 

「好啊!」Y轉向在一旁的L說:「L,妳可要多幫T一點忙喔!尤其是回到家鄉,多幫T說服她的爸媽改善生活習慣。」然後再把書遞給L。

 

「你放心,我會盡全力幫她的。今天回去,除了看我的爸媽以外,最重要的就是幫T囉!」L收下書說。

 

「那就拜託妳囉!」Y的話讓L感到有一點疑惑:「難道你們……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是啊!如果真正嚴格追究起來的話,我的爸媽是一大關鍵。」

 

「對,我可以很確定的說,如果妳的爸媽答應願意為妳改變的話,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。我覺得妳應該再回去一趟,絕對要說服他們改善他們的問題。」

 

「好,今天是禮拜三,禮拜六下午我就搭火車回去。」

 

「妳身上還有錢嗎?不夠的話,我這邊還有一些,可以先給你用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我還有,不夠的話,L那邊也會支援我,更何況她有可能會陪我回去,畢竟我們是同鄉。」

 

「那我就放心。」但,Y還是再次的叮嚀T:「這幾天就不要想太多了,記得要先調養好自己的身體,才能一項項的達成自己的願望啊!」

 

「真的很謝謝你,這一路走來,有你在身旁。有你,真好!」T發自內心的話。

 

「這也要妳願意才行啊!如果我講什麼,妳都聽不進去也沒用,對不對?」Y開始客氣起來,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。

 

「沒錯!總之,一切還是要謝謝你。」T真的好感動,結交到這麼一位知心的好朋友。

 

「不要再說客氣的話了,這是好朋友應該做的。」Y把話題轉開:「禮拜六決定要搭幾點的火車?」

 

「應該是吃完午餐再走吧!因為早上我想把老師交代的功課先做完。」

 

「那也對,要不然一趟路這麼遠,等到妳回來再趕功課,可能會累翻了。」

 

「時間也差不多了,等一下就要進餐廳吃午餐了,你就先回宿舍準備一下吧!」

 

「好,那妳趕快進去吧!下午可要好好上課喔!」Y和T有種甜蜜蜜的感覺,互許對方:「你也是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為了慎重起見,醫師還是繼續說:「憂鬱症剛開始會因性格關係,對環境壓力長期無法調適,而一直處於憂鬱狀態,雖然不至於造成工作能力障礙,但卻會嚴重影響生活品質。通常病程超過兩年,有時症狀會惡化到重度憂鬱症的程度……

 

T一直認為她沒有這方面的問題,於是斬釘截鐵的對醫師說:「絕對不會是憂鬱症。」

 

「沒關係,我先開個藥妳吃,一個禮拜後我們再觀察看看。」

 

「什麼藥?憂鬱症的就不要開。」T曾聽說,憂鬱症的藥如果吃多了反而不好,立刻向醫師反映她不吃這種藥。

 

醫師同意的說:「那好吧!我就開一些補充營養的藥給妳好了。記得,一定要問到妳是不是有低血壓的家族病史喔!」

 

「好,這樣就可以了嗎?」

 

在一旁的護士說:「請妳先在外面等一會兒,處方箋馬上給妳,再到藥局批價領藥就可以了。」

 

退出診間,Y很貼心的對T說:「妳平常就要多休息,沒事不要想東想西的。」

 

T很俏皮的舉手敬禮說:「Yes,Sir﹒沒問題,一切謹聽Y君教誨。」

 

「哈哈哈,妳喔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回到學校,Y突然想到:「T,妳還記不記得,醫師在解說核磁共振的影像時曾經問妳,是不是跟妳最近有些事情沒有辦法『放下』有關?

 

「我還記得,好像是耶!」

 

「跟妳的家人有關,尤其是妳的父母,最重要的是妳的那兩個弟妹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