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種族藩籬(愛情小說) (3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「唬你的啦!看你緊張兮兮的樣子,滿逗趣的。」

 

「看我非把你的小屁股打爛不可……把我嚇得半死,以後不准再這樣了。」Y緊抓著T,作勢要打她的樣子。

 

「好啦!我只是看到《講理》這本書說,人要有講理的能力,而這能力就可以從懂得怎樣吵架開始。」

 

「所以,妳就想到拿我來做練習囉!」Y捏捏T的鼻子說。

 

「好啦!以後不會了啦!L知情,也是我拜託的,你就不要怪他喔!」

 

「當然不會怪她,如果她不幫妳,我才要怪她呢!否則怎麼當好姊妹?」

 

一向很認真的Y聽到T的說詞,鬆了一口氣,不過,這舉動倒讓Y有了一個警惕:凡事不能太過於斤斤計較,否則會落得如何的下場,任何人也不得而知。

 

T也知道,對Y似乎不能有太多的疑慮,否則會自討沒趣,甚至更嚴重的話,可能會失去他也說不定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,他們的感情與日俱增,彼此互相信賴、互相扶持的心,更加堅定。

 

看在眼裡,L會心一笑,很為她高興,T終於有一個疼愛她的人。

 

而Y也知道,T生活在一個不單純的家裡,尤其是很多平地人目前尚不能接受的原住民女孩。

 

以後要如何說服他的媽媽接納她,是一個很大的問題!不過,這問題以後再說吧!目前最重要的是,要讓T過一個相當正常的生活才是。

 

多隻蜜蜂採水晶芭樂花蜜-(種族藩籬).jpg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講理.jpg

 T一拿到《講理》,就迫不及待的翻來看。

 

這本書的作者王鼎鈞,是為一些中學生寫的,討論怎麼寫「論說文」。它除了﹤作者的話﹥、﹤後記﹥之外,總共有十八則有關討論文章作法的小故事,是站在觀察者的地位寫的。他在這本書中,不但深入淺出的談作文的心得,也對少年人付出了愛。

 

T先從第一則﹤講理﹥開始看,還滿有收穫的。是作者要人有講理的能力,如何跟人家講道理,但在這之前,要先學會怎樣跟人家吵架。

 

講到吵架,T會心一笑,似乎腦子裡又有什麼點子了。原來……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一天,T約Y出來,順便由L作陪。

 

一見面,T就對Y大吵大鬧。Y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,不了解T為何要對Y大發飆。

 

他的眼神飄向L,L雙手一攤,表示愛莫難助。(其實L早知道T的計畫,只是不便向Y透露而已)

 

T說:「你告訴我,為什麼有人向你獻殷勤,還說要幫你洗制服?」

 

「沒有啊!誰說的?」

 

「沒有?沒有的話,怎麼會有這種消息傳到我的耳裡?」

 

「大人啊!冤枉啊!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呢?根本是空穴來風。一定是有人看我們感情還不錯,想要來中傷我們的,妳千萬不要受到蠱惑喔!」

 

「真的假的?」

 

「真的啦!否則,我馬上發誓!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接下來的日子,Y和T的功課必須再加強了。所幸,T的英文要比Y好,而Y的中文作文要比T好,兩個人可以互補。而L在這段時日沒有什麼掛慮,功課自然就比T好,在她們都是同科系的情形下,較能解決T的不足之處。至於Y,他自己會想辦法解決。

 

來到高三上學期末,Y和T的感情很穩定,也漸漸成同學之間的佳話,有人甚至很羨慕他們,而師長似乎也沒有多大的干涉,因為他們的功課沒有讓人頭疼過,還能主動幫助功課追不上的同學。

 

「你還記得一開始我介紹你看的一本書叫什麼名字嗎?」

 

「當然記得,它叫《閃亮的生命》。」

 

「我已看完這本書,尤其它告訴我:『只要遭遇挫折,若能抱定樂觀進取的決心,一定可以化危機為轉機。』我就是用這種心態去處理我家的問題,你發現了嗎?」

 

「我就知道,《閃亮的生命》影響妳很深,我很為妳高興。」

 

「對了,你買的那本《講理》看完了嗎?」

 

「當然看完了,就照之前的約定,我們已可以交換看書了。看完《講理》之後,我相信妳的論文基礎一定會很棒的。」

 

「那真是太好了。我看完可以借給L嗎?」T右腳翹起來,淘氣的向Y問。

 

「當然可以,她可是妳最要好的朋友,又幫妳很多,我當然很樂意囉!」Y用右手食指指著T的鼻子說。

 

Y對書的喜愛程度,是絕對想要自己擁有,只要在圖書館看到喜歡的書,一定會想盡辦法,省吃儉用的買下那本書,更遑論是把書借人,一般人想要向他借書,他是絕對不可能借人的。

 

而今,他不但和T互換書來看,更爽快的答應把書借給L,可見T和L在他心中所佔的分量多重了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T見到她的父母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告訴他們,已將雜貨店的欠款還清了。她的媽媽說:

 

「對不起,T,我和妳爸爸真的很想戒掉所有的壞習慣,但抽菸和吃檳榔還是沒有辦法一次就戒掉,請妳給我們一點時間,好嗎?我和妳爸爸一定會想辦法戒掉的。」

 

「妳真的把錢還掉了?妳哪有這麼多錢?」T的爸爸終於開口了。

 

「還好我有一些好朋友,他們知道我的狀況,很樂意幫我的忙,目前我還沒有辦法還他們錢,但他們告訴我,只要你們願意戒掉這些壞習慣,就算是一件大功德了,什麼時候還都不是問題。」T真心希望她的爸媽能戒掉這些不但花錢傷身又傷心的壞習慣。

 

T接著又說:「我一回家就聽到弟妹說,你們有心戒掉這些毛病,很棒,我也很高興。只是,還有抽菸、吃檳榔的習慣,希望很快就能聽到你們完全戒掉的消息。」

 

「真難為妳了,爸爸和媽媽一定會想辦法湊足錢幫妳還人家,絕對不會讓妳不好做人。」T媽媽說。

 

「今天回家總算沒有白費,聽到你們願意改善生活的消息,我很欣慰,相信陪我回來的L也會很高興的。」T轉向L,用眼神表示感謝之意。

 

「T爸、T媽,真的,今天我陪T回來,聽到你們這麼說,相信幫T的人知道後,也會替T高興的。」任務完成後,L做最後的期許。

 

為了感謝孩子的孝心,傍晚,T的媽媽在家煮了一餐簡單的原住民風味餐請大家吃之後,T和L就搭火車回學校了。

 

回到學校,L陪T馬上到Y的學校宿舍找他,告訴他這個好消息。

 

可以想像,Y一定非常高興,並說:「我們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T和L利用星期六下午回到自己的家鄉。她們到了以後,並沒有直接回家,而是拿著一千元到雜貨店還清T的父母所欠下的債務。T像雜貨店要了收據,並再三交代絕對不要再賣菸酒檳榔給她的爸媽,得到允諾以後,她們才一起來到T的家裡。

 

T的弟妹突然看到姊姊回來,相當高興,抱著她東家長西家短的,T忽然聽到妹妹說:「姊,我告訴妳喔!自從妳上次離開家裡以後,爸媽他們曾經商量,不再讓我們有任何的擔憂,也決心要徹底戒掉菸酒檳榔了。」

 

「他們真的有戒嗎?」

 

「前幾天他們真的有戒,但是,好像又受到他們的朋友影響,戒不到一個禮拜,又看到他們在抽菸,只是沒有以前那麼嚴重了。」

 

「有吃檳榔嗎?」

 

「很少了。」

 

「有喝酒嗎?」

 

「沒有看到他們喝酒了。」

 

「以後看到他們再抽菸、吃檳榔、喝酒,你們兩個同時嘟著一張嘴,跟他們說:『你們不是要戒掉所有的壞習慣嗎?怎麼現在又忍不住了呢?』」弟妹點頭如搗蒜,直說會照做。

 

「對了,姊姊要讓你們知道,爸媽欠那家雜貨店的錢,我在好朋友的幫忙下,湊足了錢,都已經還清了,以後絕對不要讓他們再去買了呵!」弟妹高興得手舞足蹈,誇姊姊好棒。

 

在場的L也向T的弟妹說:「姊姊為了你們爸媽的問題傷了很多的腦筋,你們也要多和姊姊配合呵!」

 

「知道了,謝謝L姊姊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Y轉向L,向L叮囑:「L,妳要多費點心在T的身上,麻煩妳了。」

 

「說什麼話,是我先認識T的,怎麼反而是你在麻煩我,要我多費心?」

 

「對不起!對不起!可能我比較心急,有對不起妳的地方,請妳多包容。」

 

「你很好嚇耶!逗著你玩的啦!你放心,T是我的知心好友,又是我的小學同窗,不用你說,我一定挺她到底的。更何況剛剛就跟你保證過,我一定會陪她回去的。」

 

「說得也是,妳們從小一起長大,又是好姊妹,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?不過,有妳這句話我就更放心了。」

 

「T,妳放心,難關一定會過的,我們會一起祝福妳的。」Y向T說出祝福的話,很想要拉起T的雙手,又礙於L在一旁,眼神閃爍的看看L,然而,最終還是牽起T的小手,但T沒有拒絕,心裡只覺得好溫暖、好溫暖。

 

這時,L假裝望向另一邊,避開Y和T的眼神,不過,她已暗自在偷笑了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星期五下課時間向表哥拿了錢以後,Y立刻將錢拿到T的教室給她。這件事似乎T的班上同學都知道了,一看到Y來了,大夥兒一起起鬨「在一起……在一起……」,讓Y不知所措,T也非常不好意思,錢只好由L代收了。

 

「大家安靜一下,我有話要跟大家說。」L跳出來說話了。

 

L向班上同學說:「其實,Y是我看到最關心T的男同學,妳們也知道T的家庭狀況,這次Y盡了很大的力,就只是希望能給T最大的幫忙。至於妳們所看到的情況,事實上真的很單純,有機會我會再跟大家詳細說清楚。」

 

「一定喔!」T班上一個也有著四分之一原住民血統的同學H說。

 

「當然,等明天過後,也就是下個禮拜一定會跟各位報告清楚的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離開表哥的家後,Y的心情不會因為已經借到錢而快樂,反而因為不知如何向媽媽開口說,他已經交了一個原住民女朋友的事,他很怕因為這件事惹媽媽生氣,他很怕媽媽有種族的芥蒂……很多的「很怕」在他心中揮之不去。

 

「該怎麼辦?該怎麼辦?……」Y口中念念有詞。

 

「不管了,先處理T的父母還錢的事再說,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,沒米再來煮番薯湯。」Y現在只能暫時把這件他擔心的事先擱在一旁。

 

來到T的女生宿舍前,自然就有人通報給T知道,「Y來了!」

 

T一聽到「Y來了」,立刻跑到門口:「Y,你來了。」

 

「嗯!告訴妳一件好消息,表哥已經同意要先借我四百五十元,這下就有一千元可以給你爸媽還雜貨店的錢了。星期五早上我會到他的辦公室去拿,到時候我會親自送給妳。星期六妳再回家裡一趟,記得一定要叫雜貨店開證明給妳,說他們已收到你爸媽欠的錢,並保證不再賣他們菸酒檳榔了。」Y真的很擔心T的爸媽會故態復萌,於是對T再三交代。

 

「這我都知道,謝謝你這麼關心,我一定會把這件事辦好的,你放心。」T讓Y不要再這麼擔心她了,強調她一定會把這件事辦好的。

 

陪著T一起出來的L在一旁也向Y保證:「到時候我也會跟T回去,兩個人一起把這件事處理好,你就不要再擔心了。」

 

「好吧!T,妳要記得,只有妳的爸媽真的徹底改掉壞習慣,妳和妳的弟妹才能真正脫離那種恐怖的陰影。」

 

「Y,謝謝你,這段日子有你真好。」T特別感念有Y的這段日子,不管是她的家裡,還是她的身體狀況,Y都盡心盡力,感覺不到他有任何的要求,這是不是有人說的「真愛」?好像是!

 

這時的空氣,L可以感覺到,T好像已沐浴在Y釋放出來暖暖的愛意中了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哥,你知道的那個女孩子,她家裡有急需的用錢,我想跟你借一些錢,不知道可不可以?」

 

「你可要注意一點,可別被騙了,現在社會上利用感情騙人的很多。」

 

「哥,我知道你是在關心我,可是你儘管放心,這是我自願的,她反而不希望我們花錢幫她的忙呢?」

 

「是喔!那我可就放心了。要借多少?」

 

「她家裡共需一千元,現在已湊有五百五十元,不知你可以借多少?」

 

「好吧!送佛就送上西天吧!不夠的,我全借了。至於什麼時候還,那就看你的誠意了。要不要順便跟你媽媽講?」Y聽到表哥說要跟他的媽媽講,緊張的連番說:

 

「拜託,千萬不要讓我媽媽知道,她知道的話,一定沒完沒了,甚至會斷了我的金援。」

 

「哈哈哈!看你嚇得這個樣子,好啦!只是逗著你玩的,不要害怕,我不會告訴你媽媽的。」Y聽到表哥這麼一說,如釋重負,但還是千交代萬叮嚀,

 

「現在絕對不可以讓我媽媽知道的,時候到了,我自然會跟媽媽說的。」

 

「好……你什麼時候要拿錢?」

 

「星期五上午到你的辦公室跟你拿錢好嗎?」

 

「沒問題,我會先把錢準備好。」

 

「謝謝哥!」

 

Y把T要用的錢借到了,心情頓時輕鬆了許多,但是,一想到媽媽對他交的女朋友是否有意見,就讓他心情又七上八下的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來到排骨麵店,儘管已過了中午,客人還是很多,他們在等位置的同時,先填好單子送給服務人員。

 

不到一刻鐘,終於有座位了,他們點的排骨麵也一一上桌。

 

在吃麵的同時,Y問T回家的情況如何?T和L異口同聲的說:「沒問題了。」

 

L說:「T的爸媽同意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先戒掉酒,但她的爸媽欠了雜貨店一些錢,也同意慢一點還。」

 

「他們欠多少?」

 

T說:「應該不到一千元吧!」

 

「我身邊有三百元,先給妳用,其他再想辦法湊看看。」Y從口袋拿出三百元給T,馬上被T給退了回來。

 

T說:「我爸媽欠雜貨店的錢,怎麼可以用你的零用錢,這一個月你怎麼辦?」

 

「別擔心,我這個月的生活費用還夠,這三百元本來想帶你們一起去看電影的,如今只好先給妳用囉!」Y又把錢塞到T的手中。

 

W看這種情形,也從口袋掏出錢來說:「不好意思,我家耕田,比較沒錢,這一百塊一點意思。」

 

L當然義不容辭的說:「我宿舍還有一百五十元,T妳就湊合著用吧!」

 

這樣就有五百五十元了,距離要還雜貨店的錢應該不遠了。他們四個人好高興,尤其是T,相當感動,有這麼好的朋友在她身邊。

 

吃完排骨麵,Y和W牽著腳踏車,陪著T和L一同走回學校宿舍。

 

走在路上,Y心裡就在想,他可以先跟表哥借一些錢,不夠的話,很疼他的導師,也可以開口借。還有一年多才畢業的他,應該可以在這段時間用零用錢還清的。

 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因為T很怕她的家庭經濟情況不好,會拖累對她很好的Y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

L看過她的父母,閒話家常之後,便到T的家裡,看到T的家裡好像有打掃過,滿乾淨的樣子,不用問也知道,T一定是費了很大的勁才說服她的父母的。

 

T向L點點頭示意,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,只是時間的問題了。

 

那天晚上,T留在家裡和她心疼的弟妹閒聊。T的弟妹很怕她的父母喝酒,只要一喝醉,她的的妹就得遭殃,隔壁的阿姨怎麼勸都勸不住。因此,T極力要求她的父母一定要先戒掉酒的問題。

 

難為她的弟妹了,T好心疼。不過,她告訴弟妹,無論如何一定要好好讀書,她會想盡辦法幫他們的。

 

第二天接近中午,T和L整理好行李,搭上火車回學校。在火車上,T說:

 

「說實在的,我很怕我的爸媽知道我已有男朋友,最主要是怕他們會以錢來要脅Y的家人。」

 

「有什麼好怕的,Y又沒有對妳怎麼樣?反而對妳百般呵護,照顧有加,如果妳的爸媽這麼不通情理的話,我第一個不原諒他們。」

 

「話是沒錯啦!我就是怕他們被錢困住了,會不擇手段,反而把事情弄僵的。」

 

「安啦!依法律上來說,Y絕對站得住腳,你們只是很單純的朋友,又沒有怎麼樣。我看,妳是庸人自擾啦!」L一直在勸T別再自我煩心了。

 

Y和W算好時間已在火車站等她們。

 

「辛苦妳了,已過中午了,走,我們先去吃排骨麵,我請客。」Y很貼心的說。

 

T和L四眼對視,很有默契的微笑,L似乎默默的告訴T:「妳看,我說得沒錯吧!」

 

W抓抓頭,不明白她們的意思,但又不好意思問,只在心裡留下疑問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在T的家裡。

 

「真的好難,我和妳爸曾經想過要好好的戒掉妳所講的,戒過好幾次,都沒有用,朋友一刺激,又開始了。」T的媽媽很無奈,表現出來的,又很無辜的樣子。

 

「好嘛!那你們先從戒酒開始。把家裡所有的酒瓶全部丟掉,我今天就幫你們收,可以嗎?」T不死心,只好先從容易讓她的父母喪失心智的酒開始。

 

「好是好啦!不過……」T的爸爸欲言又止。

 

「不過……?不過是又欠雜貨店一筆酒錢、煙錢、檳榔錢對不對?……」T很不高興的劈哩啪啦的講了他的父母一堆話。「欠多少?我去緩一點。」

 

「妳要幫我們還?」T的爸爸聽錯了。

 

「是緩!不是還!我哪有錢?你們要是再這樣下去,我看我的書也別讀了啦!」

 

「好好好,就照妳所說的,我和妳爸先戒酒好了。等一下妳就把所有的酒瓶都丟掉吧!對了,妳說妳要去雜貨店說什麼?」

 

「我是說我要去雜貨店拜託老闆讓我們慢一點還錢啦!」

 

「妳慢一點要幫我們還喔?」

 

「要不然呢?不過,你們要答應我這是最後一次,就算不答應,我也會跟雜貨店說,不要再讓你們欠錢了,要不然他們會要不到錢的。」

 

T的爸媽對看了一眼,兩手一攤,只好為大女兒「忍耐」囉!

 

T將家裡所有的酒瓶,可以賣錢的拿去賣錢,可以回收的拿去回收,並把家裡打掃乾淨。

 

T的心裡想,如果她的爸媽真的可以為他們這個家戒掉所有的壞習慣的話,不知該有多好。至於她和Y交往的事,暫時還不能讓他們知道,因為……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想太多,我只是比別人多一點關心罷了。算我雞婆!」Y聽L的話好像很緊張似的。

 

T馬上出面打圓場說:「L,別瞎猜了,我們彼此的關心最純淨,友誼也是最純潔了。」

 

「好好好,算我亂說,對不起,可以了吧?」L感到再說下去,肯定被他們兩個「圍剿」,馬上舉手說抱歉。

 

T說的是事實,只是被誤會了,一定要說清楚。

 

「瞧你們一搭一唱的,我只是逗著你們好玩,窮緊張似的。」這時,L趕緊緩和氣氛,免得被弄僵了。

 

「妳再說……誰叫妳說得像是真的一樣,更怕……」T說不下去了。

 

「怕什麼,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,有什麼好怕的。」L似乎理直氣壯。

 

「話不是這麼說,萬一有人故意亂傳,或傳的很不好聽,到時要解釋,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。」

 

「我答應你們,不再亂說了。你們就原諒我吧!」L已知道是這帶點逗趣且懷疑的口氣惹來不好的氣氛,她不再開玩笑了。

 

「火車進站了,妳們趕緊買票上車吧!」L聽到Y的話,對T表示她去買就好了。

 

進站後,他們互道再見,儘管依依不捨,還是要趕緊把該辦的事辦好。

 

「再見!祝妳一切順利。」

 

「謝謝!再見,明天見囉!等我的好消息。」

 

「會的,一定會有好消息的。」Y堅信一定會有好消息帶回來,因為T的真誠會感動她的父母的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禮拜六以前的這幾天,Y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:為什麼很多為了要選票的民意代表,每逢選舉就在部落大肆以各種名目宴客,菸、酒、檳榔不間斷,還源源不絕的提供?

 

不是說要有乾淨的選風、不要教壞鄉下的孩子、不要給部落的原住民菸、酒、檳榔?

 

據Y的了解,有很多嘴巴上說是為了部落的原住民好的民意代表,實際上也只是說說而已,因為,若不給他們菸、酒、檳榔,甚至殺豬公請客,在這個部落很難有選票。誰的錯?……很難!

 

好像就只有靠T這種長大有一番作為的人來改善原住民的習性,而最重要的就是從家庭教育著手,T的家庭和她的爸媽就是最典型的案例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星期六下午,T吃飽飯後,就和L背著簡單的包包走出校門。雖然距離車站有一段路,但T和L可以用走的,畢竟時間有的是,更何況離開車時間還早。

 

她們兩人到火車站大門,想不到Y早已在車站等她們了。Y手上拿著一本書,對T說:

 

「這一本書——《講理》,還記得嗎?是我們第一次在勞工聯誼會書展買的書。我記得妳也買了一本《閃亮的生命》。這本……借妳,在車上可以看。」

 

「好巧,《閃亮的生命》我有帶在身上,只是還沒看完,明天回來就可以借你看了。《講理》先給L看,她看完再換我看。」

 

「好啊!」Y轉向在一旁的L說:「L,妳可要多幫T一點忙喔!尤其是回到家鄉,多幫T說服她的爸媽改善生活習慣。」然後再把書遞給L。

 

「你放心,我會盡全力幫她的。今天回去,除了看我的爸媽以外,最重要的就是幫T囉!」L收下書說。

 

「那就拜託妳囉!」Y的話讓L感到有一點疑惑:「難道你們……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是啊!如果真正嚴格追究起來的話,我的爸媽是一大關鍵。」

 

「對,我可以很確定的說,如果妳的爸媽答應願意為妳改變的話,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。我覺得妳應該再回去一趟,絕對要說服他們改善他們的問題。」

 

「好,今天是禮拜三,禮拜六下午我就搭火車回去。」

 

「妳身上還有錢嗎?不夠的話,我這邊還有一些,可以先給你用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我還有,不夠的話,L那邊也會支援我,更何況她有可能會陪我回去,畢竟我們是同鄉。」

 

「那我就放心。」但,Y還是再次的叮嚀T:「這幾天就不要想太多了,記得要先調養好自己的身體,才能一項項的達成自己的願望啊!」

 

「真的很謝謝你,這一路走來,有你在身旁。有你,真好!」T發自內心的話。

 

「這也要妳願意才行啊!如果我講什麼,妳都聽不進去也沒用,對不對?」Y開始客氣起來,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。

 

「沒錯!總之,一切還是要謝謝你。」T真的好感動,結交到這麼一位知心的好朋友。

 

「不要再說客氣的話了,這是好朋友應該做的。」Y把話題轉開:「禮拜六決定要搭幾點的火車?」

 

「應該是吃完午餐再走吧!因為早上我想把老師交代的功課先做完。」

 

「那也對,要不然一趟路這麼遠,等到妳回來再趕功課,可能會累翻了。」

 

「時間也差不多了,等一下就要進餐廳吃午餐了,你就先回宿舍準備一下吧!」

 

「好,那妳趕快進去吧!下午可要好好上課喔!」Y和T有種甜蜜蜜的感覺,互許對方:「你也是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為了慎重起見,醫師還是繼續說:「憂鬱症剛開始會因性格關係,對環境壓力長期無法調適,而一直處於憂鬱狀態,雖然不至於造成工作能力障礙,但卻會嚴重影響生活品質。通常病程超過兩年,有時症狀會惡化到重度憂鬱症的程度……

 

T一直認為她沒有這方面的問題,於是斬釘截鐵的對醫師說:「絕對不會是憂鬱症。」

 

「沒關係,我先開個藥妳吃,一個禮拜後我們再觀察看看。」

 

「什麼藥?憂鬱症的就不要開。」T曾聽說,憂鬱症的藥如果吃多了反而不好,立刻向醫師反映她不吃這種藥。

 

醫師同意的說:「那好吧!我就開一些補充營養的藥給妳好了。記得,一定要問到妳是不是有低血壓的家族病史喔!」

 

「好,這樣就可以了嗎?」

 

在一旁的護士說:「請妳先在外面等一會兒,處方箋馬上給妳,再到藥局批價領藥就可以了。」

 

退出診間,Y很貼心的對T說:「妳平常就要多休息,沒事不要想東想西的。」

 

T很俏皮的舉手敬禮說:「Yes,Sir﹒沒問題,一切謹聽Y君教誨。」

 

「哈哈哈,妳喔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回到學校,Y突然想到:「T,妳還記不記得,醫師在解說核磁共振的影像時曾經問妳,是不是跟妳最近有些事情沒有辦法『放下』有關?

 

「我還記得,好像是耶!」

 

「跟妳的家人有關,尤其是妳的父母,最重要的是妳的那兩個弟妹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對呀!難怪最近老是忘東忘西的。醫師,那怎麼辦?」

 

「從現在起,妳要養成勤作筆記的好習慣,再來,如果有事情還沒做完或中途耽擱了,馬上把事情記錄下來,等事情處理之後,立刻回頭檢查結束它。每天睡覺前養成將第二天要做的工作,分配好以便執行。第二天一起床再檢查一遍,應該就沒問題了。」醫師一口氣講了好多,Y很認真的幫忙記下來。

 

「那我容易累及暈眩的問題呢?」

 

「妳平常睡得好不好?」

 

「很好,吃得也不錯呀!但是一到下午就頭昏眼花、呵欠連連?

 

「如果妳一直找不出什麼原因讓妳這麼累,試試量個血壓吧!因為有人研究發現,血壓太低可能是讓妳失去活力、提不起勁的罪魁禍首。」

「血壓低一點不是比較好嗎?」

 

「一般人都知道血壓高不好,可能會造成心臟病、心臟衰竭、中風、腎臟衰竭,甚至丟掉性命。事實上,低血壓也會讓人不舒服及傷害健康。」

 

「低血壓和高血壓一樣有家族性,所以,如果妳家裡有人低血壓,那妳的血壓也有可能偏低。另外,年輕女性的血壓一般也比同年齡男性低,特別是纖瘦的女生,大多數血壓都低於正常值。妳看起來不會太瘦啊!」

 

「那到底是什麼原因?」

 

「妳是不是曾經工作太累?或妳曾經受過外傷大量出血?或妳的家族有低血壓病史?」

 

「我曾經一天兼差好幾份工作,但沒受過外傷或大量流血的事,至於有沒有低血壓病史,我確實不知道。只是家裡有一些事讓我不得不操心。」

 

「那就對了,我在懷疑,妳是不是得了憂鬱症……」醫師發現自己似乎講太快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與醫院神經外科約定星期三的時間到了。

 

「Y,我已向老師請過假了,明天早上要回醫院看報告,我好緊張。你……」

T心裡好希望Y能陪她去醫院看報告。

 

「別擔心,我也已經請假了,說好我要陪妳的呀!」Y對T的事很用心的記在心裡,禮拜一就已送出假單,決定要陪T去醫院。只是,這次Y就不再麻煩他的表哥,要和T一起騎腳踏車去。

 

聽到Y這麼說,T好高興,不必等她開口,就決定會陪她去了。

 

星期三早晨,他倆沒放棄宿舍餐廳的早餐。吃完早餐,稍作休息之後,他們約好碰面的地點,上了腳踏車往醫院的方向騎去。

 

這次的時間因為是醫師預先排好的,很早就輪到T進去。

 

「T小姐,從這份核磁共振的報告來看,妳的問題其實並不大,只是從影像中可以發現,妳最近的記憶力似乎不是很好,有這種情形嗎?」醫師指著影像圖向T解說。

 

「你是指哪方面?」T不解。

 

「譬如說,明明就要去辦某件事,突然有件事插進來,做完插進來的那件事以後,就忘記原先要辦的事了。或昨天的晚餐吃什麼,妳今天完全記不起來。」醫師向T舉例說明。

 

「對耶!好像有這種事耶!」

 

「妳看,這些白點就是妳的記憶容易尚失的地方。」

 

「那我容易累、容易暈眩的情形又是如何?」

 

「如果依照這張影像的來看,妳說的那種問題實際上不存在,應該就是最近妳有些事情沒有辦法『放下』所產生的。對不對?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芭樂為什麼要泡鹽水?」

 

「你要知道,水果發生的變色反應,是在氧存在的前提下,它所含的酚類物質,和多酚氧化酶,發生的氧化反應所造成的。那麼,我們知道在水當中含氧量要比空氣中低很多,泡鹽水是防止它產生氧化現象。你沒注意到芭樂在一般室溫,很快就會變色嗎?

 

「哦!我知道了,不愧是家政科的料。」

 

「才不呢!我以前就很喜歡吃芭樂,只是現在又接觸到這方面的常識,當然要懂得比較多,否則……」

 

「否則什麼?」Y疑惑著。

 

「否則被你取笑,多不好意思啊!」T開始逗Y了。

 

「我怎敢笑妳?L會替妳出面,到時我就死定了。」Y把L扯進來,不讓T繼續講下去。

 

「不會啦!我看她也很關心你啊!比如說……」

 

Y不等T把話講完,「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別再說了,我輸你了。」

 

其實,Y一向知道T很用功,尤其她的家境不容許她有絲毫的懈怠,看她懂得不少,真的滿欣慰的。

 

而T之所以會說L滿關心他的,是因為Y在L的心目中可以很放心分擔她注意T的一個人。因此,會比較注意Y的一言一行。

 

一段時日的相處下來,L認為T真的交到一位好朋友,尤其是值得信賴的男朋友。

 

「時間差不多了,我要回去了,妳就好好享受C伯伯給我們的芭樂吧!」

 

「好!」T依依不捨的看著Y離開的身影,目送特地到女生宿舍附近送芭樂的Y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開動!」

 

「今天有粉蒸五花肉,是我最愛吃的,太棒了。」Y看到有一道他愛吃的菜色,心裡暗暗高興,教官的一聲令下,Y的筷子當然是先夾向那盤菜色囉!

 

在廚房忙著住宿生三餐的老兵廚工,平常最疼愛Y了,尤其是一位以前在戰場上失去一條腿的老伯伯C,將Y視如己生。這盤粉蒸五花,雖是擺在「自由桌」上,但C伯伯暗示Y,廚房中有偷偷為他留了一些,不必擔心吃不到。

 

Y和T交往的事,C伯伯也知道,而且打從心裡也為他祝福。

 

真是托Y的福分,T從此也多了一份關懷,C伯伯在打菜的時候,T那一桌會多一些,只是一般人看不出來罷了。這些,T都看在眼裡,也都放在心裡,衷心感謝C伯伯。

 

「Y,有空向C伯伯說聲謝謝,感謝他暗中為我們這一桌加菜。」

 

「我知道,其實,我們那一桌也經常有這種情形,還好都有把菜吃光光,否則,真要對不起C伯伯了。妳的心意,我會找時間直接謝謝他。」

 

C伯伯也特意留了一些水果,曾交代Y等到學生都離開了,到廚房拿著水果回去宿舍,一部份給T補充水果營養。「對了,這包削好的芭樂,是C伯伯給妳的,我也有一包。」

 

「真棒,芭樂含有大量的維他命C,我最喜歡了。我還知道,芭樂可分珍珠芭樂、世紀芭樂、土芭樂、水晶芭樂、沙地芭樂……,我都愛吃。我看C伯伯削的這種芭樂應該是珍珠芭樂。」

 

其實Y也很清楚,因為他更愛吃,只是先不出聲,看T到底知道多少?

 

「妳為什麼知道那是珍珠芭樂?」

 

「你看,一般珍珠芭樂的籽若不挖,直接吃的話,一不小心就會塞牙縫,而C伯伯把種子都挖掉了,而且那顏色顯然是浸泡過鹽水的,直覺就是珍珠芭樂。」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回到學校宿舍,跟T同寢室的同學看到她,眼睛為之一亮,七嘴八舌的問她有什麼開心的事,讓她精神奕奕的?

 

L和她笑笑的,什麼也不說,讓大家如墜五里霧中。不過,總是好事一件,因為在宿舍很少看到T會這麼好樣的。

 

接近下午五點,她們三五成群走向中間隔著大操場,呈對角方向的宿舍餐廳。T和L當然是「黏」在一塊兒的,互相挽住對方的手,相當親密,有說有笑的。

 

「T,妳真的好好喔!遇到一個打從內心這麼疼妳的人。」

 

「是啊!可以看得出來,Y的確很在意我的情況,而且滿順從、呵護我的。儘管我們有阿美族的血統,但在Y的眼裡,這不是問題,他很在乎我。至於他媽媽那邊,等時機成熟了,自然會跟她說清楚的。」

 

「真的很為妳感到慶幸。」

 

「謝謝妳,一路走來,妳一直是最挺我的好姊妹。」

 

兩人走到操場中央。

 

「妳猜,我看到誰了?」

 

「誰?」

 

「我看到Y,拿著便當盒和筷子從教職員工宿舍走到餐廳,好像也很快樂的樣子。」

 

「別叫他,我不想這麼快就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關係。」

 

「好好好,就依妳。」

 

T和L很愉悅的走進學生餐廳。坐定後,等待教官下達「開動」的口令。此時,T的眼尾總是瞄向「自由桌」那一邊,Y的一舉一動盡在她的眼裡。

文章標籤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