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續解扎,才發現解扎前所拍的畫面,應該是背面才對。

只怪時間不夠,還有不少圓榕該解扎的,因為很多鋁線被榕樹給吃掉一些。

解扎這棵圓榕的時候,我在想,一個小孩子若從小不引導他們走正途,就像未雕塑的樹一樣,走得歪七扭八,最後,辛苦的是自己。

一樹一家庭,一樹一社會,一樹一世界,是一樣的道理。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有福 的頭像
有福

生活藝術部落格

有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